Rebels

只会啊啊啊的渣渣

座位

无意间翻到曾经随手写的东西…

省略班号了就…



不过是抢占座位而已,一个个都暴露出自己的阴险本性,恨不能像狗般在自己心仪的位置撒尿来宣示主权。连我也如此吗?明明都只是想坐在好座位,偏偏拉帮结派,像是黑帮聚众斗殴,一个个把自己稚嫩的尖牙漏出来,张牙舞爪的想把对方吓跑。到现在反倒是我释怀的最快,压下心中的小九九选择了单枪匹马的原位不动,对他们神奇的勾心斗角权当是瓦舍听戏。倒也有人如愿以偿,有人如愿了一半,有人没有如愿,有人毫不在意。这场奇怪的斗争演示着这个班的日常,其实日日如此,倒是我一人生出了逃避之心。走不了的烂地儿而已,还得呆下去,没有光明罢了,这“法外之地”。

搞好久搞了一个这个…好丑

第一次在电脑上画画…我尽力了,虽然我拿笔画更丑。

冰城

它们潜藏在夜幕里

青黄交错

纯黑就是纯黑

不带一丁点的白



窄窄的路两旁

灯光把树枝染黄

泠冽的风带走树梢枯萎

它严肃而庄重

将这座城带入狂欢



冰城,原来这就是冰城

从呼吸的第一口空气

就感受到了魄力



25楼的冰城的风景

我会铭记









星星就剩了一颗


悄悄的在月旁


跟了他许久


有人问我是多久


耳边的风却抢先开口


“我诞生时,星星便跟着他”


那一汪湖水也开口


“他不在时,星星也在”




原来天上有很多星星


但跟着月亮的只有一颗


于是就剩了这一颗


杂3(今时的秋)

        今时的秋和往日的似乎有些不同,可要让我细细说来有那点不同,我却只能哑口无言。一直在同自己隐瞒自己的感情,于是乎脑袋又多蒙了几层纱,把我与这世界隔开来。

        树叶该黄的也都慢慢黄了,只是负隅顽抗不肯下落。偏偏有些树变色变得像生出花来,让我好生感叹:“好一个秋!”

        往日今时,我多多少少都要写两篇文章出来,而今虽不能手写,却也得打字来解心头之痒。对秋景不似从前那般在乎,只是因为走的路不同了。

        回想往日的夏,充斥了赤子之心,而今年的夏却连悲伤都不敢袒露。去年的秋恍惚间我已经记不清了,反倒是初中时候的秋我记得一清二楚。

        无论未来怎样,无论心境怎样,都只得由他去了。把悲伤放下,随他慢慢积累,把未来抛开,随他怎样变幻。我只是还不能去死,我且还要活着。不管活着二字代表了什么,我都只想去浅显的了解他。


        我明明只想做个简单的人啊……


看文移步 @Rebels的发文处_ 

此号只转文嘿嘿

不用说了,这就是复问!给太太们递笔!求写啊!

皇上:其实我爱的是苏培盛

不用说了

总攻桃夭:

瞎几把翻译:大家都在讨论领带被不同的角色重复使用,这是麦雷shippers的一个糖点。但是也有人说是bbc对这部剧预算不足才导致的。其实这个糖比你想象的大。greg的领带出现在Sherlock记忆宫殿里的Mycroft身上,是因为Sherlock在婚礼时见过这条领带,所以他潜意识里把它分配给了他大脑中的Mycroft。就像梦一样,人无法看见没见过的脸。然而有那么多人在婚礼时带着领带,他潜意识唯独选择了greg。要么就是他们有点什么被Sherlock知道了,要么就是Shelock站他们的cp。

杂2

天独自黑了,望向窗外,隐约可见的树枝摆动着身躯。雨,悄悄的来了。
悲伤总是来不及跟上生活的节奏,糊涂的脑袋也就靠着笑容苟延残喘,痛苦只有在四周沉寂的时候才会漏出个尖来。偶然抬头便是一阵恍惚,觉得似乎身处故地,但又马上反应过来这不是。
以往的夏夜总是充斥着我兴奋的神色,而时至今日却说不出心情的好坏,平淡吗?似乎也不是。
还记得那人曾对我说:“好好活,混出个样来让我和你混。”而如今,我对活着一词的含义又多了新的感受,同时也多了新的迷茫与不解。要说现在唯一的支撑,也就只剩了茫然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