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els

我爱李志。

看文移步 @Rebels的发文处_ 

此号只转文嘿嘿

不用说了,这就是复问!给太太们递笔!求写啊!

/麦雷/七夕三件套(有车,已完)

INK2819:

当然是七夕福利啦。对不起来晚了QAQ


第三篇是三千多字的车,灵感来自于最近某乎上一个叫做‘如何找个警员男朋友’的帖子,那里面一个喝多了被拉进警局帮醒酒顺便还可以调戏警员小哥哥的答案看的我真的是心潮澎湃。


因为直接写pwp的话不好解释人物关系,我就想到了之前一发完的短文,然后又写了一段练成三部(件)曲(套),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附上:苏格兰场新址-


高昂的门厅夜景:



以及从唐宁街10号步行去找探长的距离:







其一(接前文): Aftermath




-------------------------------------------------------------------------




其二:床单




Mycroft在轻微的头痛中醒过来。


时间不早了,窗帘半开着,屋外过于灿烂的晨光让他心里发慌。他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一样自然睡醒过,然后发现自己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没有日程,没有计划,没有一个接一个挤在一起的会议,他所有雷打不动的日常活动现在全散了架,而负责管理这些事情的——他忠实的助理小姐,现在无影无踪。


Mycroft极度缺少着把自己推回正轨所需要的力气,他在一床被子底下挪动身体,懊恼的把脸埋进枕头里,想要找出布料间某种浅淡,陌生气味的来源。


他不太清楚该怎么给这个味道归类,但是它引着Mycroft去更加深入的嗅闻——它带着一味暗沉的香,在每一个深吸的最后轻刺人的神经。


Mycroft在搞明白这是什么味道之后觉得大事不好。


他的床单闻起来像Greg,GregLestrade,帅气的,和善的,伦敦大都会警署的探长。


 


当Mycroft终于起了床,查看起手机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里面只有两条信息。


一条来自Anthea:她说她‘冒昧地’取消了他所有的日程,并且‘强烈地’建议他将今天算作假期,用来‘调整和休息’——非常中肯的用词,她本可以直接说:您精神上受了重创不适宜工作,Mycroft也并不能反驳。


另一条来自Greg:Hithere, 我得去上班,谢谢昨晚。醒来请给我发条信息。­——GL


 


是的,在他窝在家里‘调整与休息’的时候,好心来陪伴了他一夜的探长还要去单位处理Holmes家族的烂摊子。Mycroft看着被自己换下来扔进洗衣篮的床单,内心由衷地感到抱歉。




------------------------------------------------------------------




其三:在伦敦市区有醉汉袭警--




 


“头儿,还不走吗?”


Greg被Donavan的声音拉回现实,发现办公室里除了他们俩已经没有了别人。


他看向电脑屏幕的右下角,21:45 。


“我的报告还没写完,我上头那位跟在我屁股后面催了好几天了。”


“那我走了,早点回去,明天见。”


Greg抬头冲他的下属笑了一下,这一笑不要紧,他看出来Donovan脸上补了妆——她明明一整天嘴皮子上都没颜色。谁会在晚上十点钟下班回家之前还涂口红?


但是DILestrade不是大侦探Sherlock Holmes,他可没有兴趣揣度自己的同事,只是说了句,“祝你有个愉快的晚上。”


“哦,我会的。”Donovan的兴奋都从她语气里透了出来,接着她脚底下的细鞋跟就敲着地板走远了。整个楼层现在大概只剩下Greg揉着自己日益松弛的脸蛋尝试给自己提神。


电脑的荧光刺得他眼珠子发酸,长时间的伏案让他颈间发硬,右手的肌肉里就像是被塞了根刺儿一样,不管怎么捏,甩,伸展都缓解不了。这些该死的电子设备,Greg在心里想,那天Dimmock说他有个什么小玩意儿可以预防腕管综合症的——瞧,又是这个听起来怪上档次的词汇,场里那些法医一天到晚挂在嘴上抱怨,他们可是苏格兰场医学专业性的誓死捍卫者,若是哪个警员用了“鼠标手”这个词——虽然讲起来容易多了——他们这些人体专家就会不知道从哪个缝里钻出来开始他们的群众科普工作,“你这是腕管综合征,”他们会说,“是人体的正中神经、以及进入手部的血管,在腕管处受到压迫所产生的症状。”


其实,这些知识还不是他们从网上某个热贴里看下来的。


Greg在今天晚上第一百七十三次转腰,调整完自己的坐姿之后,他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诶?还真的有人——”里面的声音说,冲着边上的什么人感叹。


“打扰了,请问DI Lestrade还在吗?”


“我就是。”


“啊,那请您到楼下大厅来一下,我们这里有点——情况。”


“能不能先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呃,这个嘛。”电话里的人犹豫了一下,像是不好措辞,“从外面进来了个人,他说他喝多了回不去,然后我们问他有没有家属可以联系接他回家……”


“然后呢?”


“他说只有您可以,探长。”


“我?”


“没错。他还说您现在就在楼上,让我们打个电话叫您下来。”


“这个人有名字吗?”


“他说他叫MycroftHolmes。”


 


Greg跑下楼去,发现Mycroft还真就坐在苏格兰场价值五点八千万英镑的扩建项目的摩登门厅里。他仰面靠着弧形的长凳,手里杵着黑伞,他今天居然穿着翼领系着白领结,俨然一身全套的晚礼服,打扮的像个圣诞礼包。


在这样的MycroftHolmes背后的玻璃墙外,光影流转,泰晤士河的堤岸灯火阑珊,半个被彩灯点得殷红的伦敦眼在城市夜幕里缓缓旋动。


“晚上好,探长先生,”Mycroft直起了脑袋。或许是因为酒精,政府官员的声音去掉了往常的凛冽,Greg才终于有机会发现了他音色里十分绵软的那一部分。


 “今晚夜色里的泰晤士河甚是美好,您不觉得吗?”Mycroft的眼睛在环形的暖灯下冲他闪烁,在此刻的状态下有些克制不住的多话,“告诉我,您是更喜欢现在这栋楼呢,还是以前在百老汇10号的旧址?我的印象里那条街可真是狭促。”


“这里好些,从威斯敏斯特站可以直接坐银禧线。”Greg叹了口气,在他身边坐下来。


“啊,地铁,确实是一项不可忽视的因素。”Mycroft的手指头在伞柄上敲了敲,“依照我的估算换乘维多利亚线的效率会更高一些,这是一个常见的误解,银禧线虽然运行距离更短,但是运行速度——”Mycroft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抱歉,酒精恐怕占了上风。” 


“别在意,说起话痨你还不及Sherlock的十分之一。”


Mycroft回给Greg一个十分无奈的表情。


他见过一次这个样子的Mycroft——在从Sherrinford回来的那个晚上——脆弱,坦诚,温和。


他还和无数个酒后飘然的男人打过交道——到头来,大家都是一样的,在与这类似的夜晚里,无数与这类似的谈话会约定俗成的被忘记,因为白日里所必须的“体面”,因为这些人们站在某些特定的位置上,背负着某些特定的角色,因为他们压抑的自我在寂寞中会倍感折磨,因为人无完人。


“你的那位秘书呢?”Greg问道。


“她还有事情要处理。”


“你的司机可以接你回去。”


“鄙人只是一个官居末职的小政员,可没有这样的权力可以滥用,”看到Greg翻了一个白眼,Mycroft又补充道,“司机也是朝九晚五,总要下班的。”


“那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步行,”Mycroft冲着西边的大方向扬起伞,“从议会街的对面。”


“议会街的对面是唐宁街。”


“哦,请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探长先生。”Mycroft眼里带着笑意,不同于他往常的假笑,当Mycroft真的笑起来的时候,他的眼角会牵出细小而美好的长纹。


“即便是我们这些小鱼小虾偶尔也会被邀请到十号的,不过当今首相的酒品和她的屈膝礼一样不堪——她可真的是个魔鬼。”


Greg被逗得乐出了声,“就算没有司机,你还是可以走到街中央,举起你的右手,大喊一声‘出租车!’”


“如果你指的是Sherlock,我只能说,我非常鄙视那样的行径。”


“那用你的手机?”


“早在首相为晚宴致辞的时候就玩没电了。”


“那么你很走运,因为我今天开了车来上班。”


“我知道。”


下面走链接





皇上:其实我爱的是苏培盛

不用说了

总攻桃夭:

瞎几把翻译:大家都在讨论领带被不同的角色重复使用,这是麦雷shippers的一个糖点。但是也有人说是bbc对这部剧预算不足才导致的。其实这个糖比你想象的大。greg的领带出现在Sherlock记忆宫殿里的Mycroft身上,是因为Sherlock在婚礼时见过这条领带,所以他潜意识里把它分配给了他大脑中的Mycroft。就像梦一样,人无法看见没见过的脸。然而有那么多人在婚礼时带着领带,他潜意识唯独选择了greg。要么就是他们有点什么被Sherlock知道了,要么就是Shelock站他们的cp。

杂2

天独自黑了,望向窗外,隐约可见的树枝摆动着身躯。雨,悄悄的来了。
悲伤总是来不及跟上生活的节奏,糊涂的脑袋也就靠着笑容苟延残喘,痛苦只有在四周沉寂的时候才会漏出个尖来。偶然抬头便是一阵恍惚,觉得似乎身处故地,但又马上反应过来这不是。
以往的夏夜总是充斥着我兴奋的神色,而时至今日却说不出心情的好坏,平淡吗?似乎也不是。
还记得那人曾对我说:“好好活,混出个样来让我和你混。”而如今,我对活着一词的含义又多了新的感受,同时也多了新的迷茫与不解。要说现在唯一的支撑,也就只剩了茫然罢。

杂1

困倦而疲乏侵袭我的神经
面上挂不住的喜乐精神
再也无法看清现在与过去
背后是真实的却懦弱的
昏暗又嘈杂的环境是梦境
私底下暗涌的难言心情

如果梦境是一个房间
门外是狭窄的走廊
门外是宽阔的马路
走过人,驶过车
无人窥探门内内容
就连它也不知自己的梦

是时候休息下来
是时候努力起来
夹在中间
是否休息成了难题
答案在远方,在眼前
不在手边

看完唐人街探案2get到了肖央的颜2333
被圈粉了(º﹃º )

这是座陌生的城
有着深邃的夜
也有着明亮的昼
似乎与其他的城并无异处
但细细望去
就看见黑暗里潜藏的梦
那么耀眼

于是
我把心压在这座城里
--北京!

起初是因为一个梦
现在是因为一个人和那个梦

怀谦:

嘛.......搞了一个合集。(终于发现这个功能了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