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els

只会啊啊啊的渣渣

梦醒时分(一)

ooc是我的,锅是我的...

第一章就开车???

文笔渣绝望...

还有就是有错别字跟我说啊,懒得检查了

—————————————————不用想了这是分割线——————————————




崔佛从来没有想过会为了几场梦而纠结。

那是崔佛和麦克的最后一次抢劫银行,崔佛不得已抛下自己最好的兄弟布莱德和麦克逃走了。再一次露面就是麦克的葬礼和得知布莱德入狱的消息了,为了躲避风头,崔佛只好逃到洛圣都北部在一个破旧的拖车里暂时安了身。

也许是拖车带来的“噩梦”吧,崔佛梦到的死去的麦克,梦到去世的人本来没什么,甚至对于极重情谊的崔佛来说是好事,可这梦的性质偏偏不那么一样。

第一次他只是梦到麦克看着他笑,是他们第一次相遇时的样子,崔佛想伸手给他的兄弟一个拥抱。可刚把手伸过去崔佛就醒了,一起醒过来的还有崔佛的小兄弟。

“艹/他/妈的晨/勃”崔佛一坐起来就吼叫着,随即走到厕所,撒了泡尿了事。

面对清晨的阳光,崔佛莫名的烦躁,他打算溜达,看谁不爽就怼他一顿来发泄。溜着溜着就溜到了一家刺青店门口,那张少年的笑脸出现在崔佛的脑海中,他不知道这感觉是什么,他只是思维跟着身体混混恶恶的推门走了进去。

崔佛不耐烦的打断小哥欢迎的语句:“嘿,你能他/妈把死人纹到身上吗?看你这么能说,这点本事总该有的吧?!”

小哥明显愣住了:“死...死人?怎么...”

“就是他/妈的那个混账的名字和生平。

“可...可以啊当然,那您是要纹字?”小哥缩了下脖子

“纹到图案里吧,那种十字架的。内容‘B.I.D.Michael1965—2004Brother’其余的你来设计。”崔佛难得语气平缓了起来。

 “好的!”

    

“好了~”小哥擦了下汗,“一共是500元。”

崔佛看了看右臂上的纹身,满意的付了钱走出了纹身店,回了拖车。

 

再后来,崔佛在拖车里做的梦就从麦克笑着看着他变成了一直抱着他。梦的最开始崔佛还不适应,可麦克紧紧的抱了崔佛一会,崔佛就缴械投降,也抱着麦克。其实这梦也没什么,但是有什么的是崔佛醒来后湿漉漉的裤子。崔佛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他不知道麦克和他说要娶亚曼达时他暴躁的心情,和不过脑子的话语:“你说你他/妈要娶一个万/人/骑的婊子,我亲爱的大奶甜心你是脑子里的菊/花被他妈的大/diao爆掉了吗?”他只能认为这是正常的梦遗,虽然他不知道梦的含义。

越往后,梦的内容越不可控,先是变成了麦克抱着他亲,他倒像个旁观者一般看着梦里的自己回吻,当然还要隔三差五的湿漉漉的裤子。崔佛搞不懂就索性不搞了,随它梦去。

但是那天晚上梦的内容却彻底让老崔无法忘怀,让他一个装不下东西的脑子深深的记住了此。梦的一开始就足以让清醒的崔佛当即就骂一句:“mather fuck ”出来。

梦里的崔佛光着身子趴在地上,有种怪异的感觉,梦里的崔佛却只顾了享受,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后面的撞击让他无暇顾及回头看一眼按着他腰身的人,他喘着粗气,发出他不曾想过的声音,他当然顾不得那么多,直到快感越来越强烈,身后的人也跟着喘起了粗气:“哦.....T。”崔佛当然清楚这是谁的声音,但是他顾不得理会,他只觉得深处的点被碾过来碾过去。崔佛腰眼一麻:“fuck you M!”他仰起脖子,任由胯/下之物随意喷放。身后那人也忍不住的趴到崔佛身上哼唧着泻了身。

“哦,嘿,大奶甜心你他/妈/的重死了,从老子身上滚开!”崔佛看着这一切忽然想起了什么。

惊醒。

崔佛从来不介意自己喜欢的是女人还是男人,但是他/妈/的这个梦确是在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你知道吗,你喜欢你兄弟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的狗屁话语。

他从来不知道怎么去处理自己的感情,何况麦克死了,是的,他最好的兄弟死了,还是因为他的逃跑也许现在才让他明白是对他的惩罚吧?崔佛从来没有怎么认真的思考过一个问题,更何况还是感情问题。

他看看右臂的纹身,叹了口气。


下次写麦克视角,打死不单箭头 是我最后的尊严!

那个...不会被老福特给关禁闭吧?

TBC


评论(9)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