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els

只会啊啊啊的渣渣

【Mystrade】意境30題

啊哈

笑忘寂:

1.雨夜

工作所需,難免的。
Lestrade望著倫敦的天空,一邊自我安慰邊嘆了口氣,雨勢正逐漸加大,他拉緊風衣,找遮蔽物要緊,他可沒什麼時間欣賞漫天星斗--轉頭望向在現場來去匆匆的偵探和軍醫,他突然覺得欣賞會也無妨--卻沒料到眼前突然出現讓他意想不到的人。

「工作所需?」黑傘壟罩兩人頭頂,雨點滴答落在傘面上,敲出輕快的節奏。
「難免的。」他暖暖地揚起嘴角,笑靨似乎多少驅散了倫敦雨中的微寒。

2.分界线

「探長先生。」
「在聽。」
「您要知道,某種程度上我相信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是有分界線的。」
「所以?」
「您正踩在線上。」

他知道男人的本意是要他後退,畢竟不管精神上或實際距離,他們兩人都相距極近。事實上,Lestrade幾乎是貼在Mycroft身上了。
但他只揚起一抹狡黠的笑。
彌平那不至一吋的距離,探長狠狠吻上男人,抓住能夠喘息的片刻,他氣息不穩地開口,「跨過界線的感覺如何?」

「這可不好由我評論,」Mycroft貼著他的唇低聲道,「畢竟要為此負責的是你,不是嗎?Gregory。」

3.白樱花

倫敦並不是適合櫻花生長的地方,Lestrade清楚地知道這一點,但這並不代表他沒見過。
Mycroft難得到亞洲出差去了,為期一個月的差務,牽涉不少國際要事,忙碌如他也抽空親自參與。而探長則在連續謀殺案和諮詢偵探之間周旋得暈頭轉向,直到案件告一段落,他才放任思緒去想念對方。
算算日子,對方也差不多該回來了,不久後他又接到通知,Mycroft又得多待一個星期。
工作,他習慣了,他們兩個都是。Lestrade不願承認自己還像個青少年似的,沒有伴侶的陪伴便難以入眠。

隔天一早,房裡莫名的淡雅清香讓他腦中警鈴大響,但一抬頭起身看見床頭櫃字條上熟悉的筆跡,他又放心下來。
「近日歸國,勿念。--MH」
字條旁擺著一支半盛的白櫻花,溫和一如總望著自己的冰藍。思及此,Lestrade揚起一抹笑。

4.钟静止,时不停

和Mycroft第一次見面時,他摔壞了一塊錶。
再詳細一點說,那是他前妻曾經在紀念日送給他的名牌錶。

「怎麼不走了,摔到了嗎?」Lestrade咕噥著舉起錶查看,分針停滯在三點四十分,秒針也不再往前。
「探長先生。」還沒轉身,他嚇得鬆開了手,錶就這麼落在柏油路上,清脆的聲響宣告它的敗亡。

雖然事後對方表明可以負責修繕費用,探長只是沉默地搖頭,將它連同早該塵封的回憶置於抽屜深處。
幾年以後,Mycroft在某個紀念日送他一塊錶。Lestrade打開盒子,錶上的時間清楚指向三點四十分,他莞爾,這個時刻、那只錶,似乎都昇華成為一個象徵。

象徵舊情已故,新戀將至。

5.街角的旧书店

Lestrade覺得Mycroft的書房藏書量差不多就是書店的等級了,只是店長的喜好挺明顯的。

6.拉花

天天都喝蘇格蘭場老舊咖啡機的咖啡,對Lestrade來說已然成為一種習慣,所以他也沒特別介意咖啡的質量。
但當Mycroft在某個假日親手泡了一杯拿鐵給他,質量和外頭的完全沒法比,遑論上面還有心形葉片的拉花,他完全改變了想法。
可惜他不能常喝。

7.江景

說到英國的江景,果然還是泰唔士河吧。
Mycroft轉頭望向落地窗外,想起曾經在與犯人扭打途中落河的探長,先不論對方身材畢露的模樣,光是Lestrade冷的牙關打顫的樣子就令他忍不住揚起嘴角--雖然使他微笑的主要是後來發生的事。

8.心外无物地做一件事



Lestrade無法自制地盯著Mycroft白皙的手指是何其溫暖靈活,眼下他能做到的頂多是忍著讓自己不至發出太丟臉的呻吟。


「Greg,你在分心。」對方用低沉誘人的絲綢般嗓音肯定地說,輕輕一劃,他幾乎就要投降。


「......我沒--呃、Myc!」猝不及防抑制住他接近臨界點的情慾,Mycroft啞聲在他耳邊呼出溫熱氣息,「告訴我,在想什麼?」


Lestrade差點沒哀號出聲,首相真該聽聽看他用這種性感得要死的聲音報告,他敢說整個會議室都會為之瘋狂。


「在想你。」探長頓了下,發現自己不自覺從實招來,勾起撩人的笑低聲補上後半句,而後看著對方挑眉,「......能不能讓我滿足。」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Mycroft跟著笑了起來,「保證讓你滿意,Dear Gergory。」

9.雾

霧都。


對Lestrade來說,起霧很正常,對一般組大概很惱人;那代表著追蹤小賊的去向又難了點,但於他而言,那只代表著在現場有機會在濃霧遮蔽下和他的戀人來點不那麼明顯的肢體接觸。


對Mycroft來說,起霧或否其實差別不大,畢竟他的工作除了拜訪他總惹事的弟弟和出差以外,到戶外的機會基本等於沒有。


這倒是給了他一個離開辦公室去見戀人一面的藉口,理由只是因看不見落地窗外的蘇格蘭場,令他備感不安。



10.午夜时分的酒吧怪谈

Mycroft其實知道。探長和軍醫每個星期都會在酒吧有個他們稱作


「Holmes怪談」的例會,內容也大致得見,而他相信弟弟知道的時間和他差不了多少。但他們之中從沒人道破。

11.写下长久之前的谎言



「All life end , all heart broken , caring is not an advantage.」


Mycroft提筆,猶豫了會又放下,撕碎眼前的紙條。


遇見Greg之後,這句話已不再是他的信條。

12.繁华市井

倫敦毫無疑問的,是大不列顛最繁華的市井。


而一想到Mycroft是造就這一切的重臣之一,Lestrade就不禁揚起略帶驕傲的笑。

13.灯火通明

工作因素,即使他們正同居,和對方在家裡一起吃晚餐,一起入睡再一起醒來之類的平常日子於他們實屬稀有。


這也解釋了Lestrade在忙碌一天之後,遠遠望見家裡燈火通明時,心頭滿溢的溫暖。

14.轴对称

Lestrade有時候覺得Mycroft就像是軸對稱的圖形,不是外貌,是那善於精算的完美才能,如同一個完整的圓,把想要保護的人牢牢鎖在圓心,卻任由自己暴露在外。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看著把病服穿得像三件套、冷硬地表示無礙打算出院的戀人,他想,動作輕柔的擁抱對方。
「也讓我保護你吧,Mycroft。」


男人的回應只是一個沉默溫暖的回擁。



15.城郊铁轨

Lestrade難得排好了假,想去旅遊的地點卻因為鐵路維修一拖再拖難以到達,沒想到接近排休的日子時,鐵路卻突然宣告通車了。


對此,Mycroft只是一臉沒什麼大不了的莞爾一笑。


「你這是濫用職權吧。」而且對方的職務跟交通應該沒關係啊?


「賣了個人情而已。」Mycroft答道,Lestrade決定不置一詞,但對方似乎得寸進尺了,「做為交換,我也排了假--


一起去吧?」探長看著自家戀人的笑容,深知自己沒有任何拒絕權,雖然他也不會特別想。



16.黄昏的演奏者

「想聽什麼?」


「......你知道我不懂古典音樂,你挑吧。」


Mycroft勾起嘴角,站在窗前輕舞了下琴弓,模樣和Sherlock如出一轍,又多了一種他獨特的氣質。柔和輕快而不失厚度的音符和著落日餘暉的橙黃晚霞自窗邊傾瀉而出,Lestrade望著因逆光被光暈圍繞的Mycroft出神,直到一曲終結。




「你永遠都知道怎麼讓我更喜歡你。」Lestrade毫不害臊地說,Mycroft似乎還沒從自己的演奏中回神,於是他帶著笑繼續補充道,「雖然我的評論可能不怎麼可信,但我還是得說,那演奏太棒了。」


「......這樣就夠了。」Mycroft走近,微笑著在Lestrade額際落下一吻。



17.镜面人



毫無疑問地,Sherlock和Mycroft簡直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這麼說不太準確,因為他們的外貌不怎麼相像。說是鏡子的兩側或許會更好些,他們相似,又不相同;似乎背道而馳,卻又互相照顧。
而當Lestrade踏進221B,看見偵探黏在John身旁,或許他和軍醫也是某種程度上的鏡面人吧,他想。


18.海面

Lestrade趁休假回了家鄉法國一趟,待得比預期久了些。


直到他望見一片海,那顏色就如同他腦海中記憶深刻的某對冰藍雙眸,他才想起,是時候回去了。

19.照相馆

Mycroft並不是特別喜歡拍照,幾次得去照相館幾乎都只是為了證件,非必要絕不涉足。


當他真正意識到Lestrade和自己都在一點一點慢慢老去,他覺得也許該找時間去一趟了。



20.冲洗照片的暗室



不,他才不會去照相館呢。Mycroft帶著Lestrade來到Holmes家的祖宅,稍稍用有些復古的相機邊談天邊拍了幾張之後,兩人走往地下室。


「……現在還真有這種地方啊?」探長環顧四周,他還在21世紀嗎?


「很訝異嗎?」Mycroft問道,正著手進行一些Lestrade知之略少的洗相片程序。


「如果是你的話,還好。」隨後他指向一瓶擺在對方手邊的染劑,「講解一下?」後者點點頭,一邊動作一邊做簡單的解說,照片很快洗好,Lestrade仔細端詳著,似乎對它挺滿意的。



那是他們站在祖宅庭院,Lestrade在按下快門前一刻拉過Mycroft吻在他的嘴角,對方有些窘迫的表情捕捉得恰到好處。後來他不顧對方的抗議,把照片俵起框放上了床頭櫃。



21.天台



Mycroft對天文的了解只比他那精於犯罪學的弟弟好上一點,他倒是從來沒想過Lestrade對這方面造詣不淺。


「Andromeda、Lacerta......天氣還真不錯。」探長細數著星座,夜空清澈無雲,秋風拂過帶來一絲涼爽。


「Mycroft,有看見那顆星星嗎?那三顆直排的星星旁邊。」


他望向戀人指著的光點,點頭應了聲,「怎麼了嗎?」

「我小時候有望遠鏡的時候總是看到它,大概是因為不明顯,似乎沒有被取過名,我找遍各大書籍都沒有。」


「所以你幫它取名字了?」


「沒有,我一直不知道要取什麼,所以決定先擱著。」Lestrade笑了笑,「但上次看到它的時候我想好了,如果在晴朗的夜空再看見它,我就取。」


「......那你取了什麼?」


「M&G。」


「如果是我,我比較想叫它Mystrade。」


Lestrade先是挑起眉略顯意外地看向自家戀人,隨後他們相視而笑。


22.葬花时节



Mycroft闔上手裡的紅樓夢,想著女主角葬花的行為在倫敦八成不可能實現。
沒那個必要,畢竟無論花種,在他的Greg面前總會相形失色。


「Mycroft。」


「嗯?」


「你唸出來是故意的吧。」

23.废城

Lestrade有時真懷疑,少了Mycroft倫敦會不會變成一座廢城。


「沒那麼誇張,Greg。」


「不要未經同意揣測別人的心思,你是跟Sherlock學壞了嗎?」

24.互不相认之人的共鸣瞬间

「「Sherlock!」」


他們望向彼此。

25.鸡尾酒

Lestrade和Mycroft的飲酒習慣非常不一樣,更準確地說,他們喜好的酒品光價格就差距不少。於是當他們決定(好吧,Lestraed決定帶Mycroft)一起去喝一杯,酒的選擇就顯得特別重要。


後來他們折衷選擇了價格居中而風味多變的雞尾酒,即使探長因為不熟悉這類酒喝了個爛醉,不過Mycroft把對方用私駕載回家之後的結果意外良好,或許他們哪天會再試一次吧。

26.哥特风

Lestrade對這種穿搭和行事作風不怎麼感興趣,但他和John一致認為那還滿適合Holmes兄弟的,如果把吸血鬼也算在內的話。


「無聊。」


「我不知道你還對這方面有研究。」


兩人輾轉得知後都不約而同澆熄了那一點可能性。

27.不同时期的翻译

John的部落格文章後來有些印上雜誌成了實體書,而上面對Lestrade的形容一開始是「獐頭鼠目*」、「堅毅富有責任心」,一直到「熟悉親切」……。


真沒眼光,Mycroft知道這大多是為了效果,還是隱約有些不滿。


手指領著鋼筆把雜誌上的形容詞劃去,在一旁用他獨特優雅的花體寫上「玉樹臨風、英俊挺拔」,大英政府揚起帶著一點惡趣味的笑,寬慰地點點頭,闔上書本。

*:原作的華生醫生曾用過這麼個詞形容探長……。



28.丁达尔效应*

為了驗證Mycroft和Lestrade的關係,Sherlock決定難得地親自去拜訪一下他的哥哥。


當他和John突破重重關卡--John根本不知道那些保全為什麼會放行,難道他們全都認得Sherlock?--來到Mycroft的辦公室,軍醫似乎聽見裡頭傳來不大的說話聲,他輕手輕腳地走上前打開門,裡頭的人似乎沉浸於對話,絲毫沒有注意這裡。



午後的溫和曦光大片又細碎地灑入辦公室,為空氣增添一絲慵懶,兩人坐在會客用的矮桌前侃侃而談,桌上擺著一盤餅乾、兩杯散逸著熱氣的茶,明旭光暈柔和了他們的輪廓,光線色散過窗,讓房間裡的所有都變得多彩起來。空氣中的粒子反射微光,時間彷彿止頓,兩人放鬆肩膀相望而笑的樣子自然得如同一幅畫,像他們原本就屬於此時、此刻,屬於彼此,而偵探和自己不過是誤入今朝的外來者罷了。

「丁達爾效應。」Sherlock咕噥了些什麼,「走吧John,我們的目的達成了。」


John再次小心翼翼地關上門,跟著偵探走離,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轉身時他隱約看見對方嘴角噙著一抹真切安心的笑,「......你剛說什麼效應?」


「沒什麼,只是沒想到他會有對象。」


「才怪,你明明早就知道了還拉著我出來。」


「親眼確認比較準確。」Sherlock莞爾,「反正沒什麼損失。」
*:丁爾達效應其實就是光的散射現象。



29.异身同梦

有一天晚上,兩人不知怎地都夢見了他們第一次約會,不太正式那種,更像是忙裡偷閒。
「Mr.Holmes?我不知道你也來這裡買咖啡。」


「Mycroft,please。」他禮貌性揚起微笑,「偶爾會來換換口味。」


「Okay,Mycroft。」他聳肩表示接受。


「敬大不列顛刻苦的D.I.們。」Mycroft不知什麼時候幫對方買好了飲品,說著便推到對方眼前,Lestrade微愣著眨了眨眼半舉起紙杯示意,隨後喝下一口。


「……你怎麼知道我平常都喝什麼?」Mycroft只是笑,Lestrade則擺了擺手,「等等,還是別解釋了,我想我不知道比較好。」

兩人在對方的懷中醒來,Mycroft看眼自己的戀人,指尖婆娑著對方略顯雜亂的頭髮。


「咖啡?」他問。


「你知道我平常喝的。」探長答道。不過又是個平凡假日。



30.琴 (此題有修:P)


「Mycroft,我一直想問。」對方難得來蘇格蘭場送宵夜,Lestrade幾小時前才被偵探無意義的刺耳撥弦聲弄得頭痛,正揉著隱隱發脹的太陽穴,「為什麼Sherlock的是小提琴,你的卻是中提琴?」大部分兄弟姊妹應該都會學一模一樣的同一種樂器吧,教導切磋也比較方便,或者乾脆錯開類型。



「不難知道你今天飽受波折。」頗帶歉意的笑了笑,Mycroft把外賣盒放在辦公桌上,繞到探長身後幫他揉著肩頸,試圖讓對方放鬆些,「小時候我是學小提琴的,稍有點年紀的時候--我記得是15,我開始對小提琴的音域感到不滿足,就開始學中提琴了。」



「那你以後會去學大提琴嗎?」


「不瞞你說,是會一點。」


「......有什麼你不會嗎?」


「讓我的弟弟安分點。」Mycroft整理好對方的領子,「差不多該走了,我的休息時間不長。」


Lestrade轉動幾下肩膀,如釋重負地笑,「早點回家。」


「你也是。」他答道,在對方髮頂落下輕輕一吻。

评论

热度(43)

  1. Rebels笑忘寂 转载了此文字
    啊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