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els

只会啊啊啊的渣渣

苗王婚礼梗(刀子)

    苗阜只觉着眼前这人像发了光,变得格外好看。看着看着就愣住了,圆脸,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尖下巴,弯弯的眼睛,眼睛夹在鼻子上,勾起的嘴角,哦,还有那一点黑。也是站在身旁,但是不再是藏青的长衫,而是黑色的西装。这样也很好看,不亚于长衫。苗阜这样想。
    “苗阜,苗阜”一个陌生的声音把苗阜从思绪中拉回了现实,“到你这位伴郎发言了。”苗阜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周围,低下头,对哦,这是声子的婚礼,露出了不宜察觉的苦笑,随即抬头,恢复正常。看了一眼声子,他正笑眯眯的望着苗阜,苗阜接过话筒,轻咳了两声,笑着说起了预先想好的词,他知道不能临场发挥,他也没法临场发挥。
     喜宴过后,自然要闹洞房,那一帮不怀好意的人们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苗阜已经喝的酩酊大醉,显然不可能再去了,于是他被提前送回了家。到家后的苗阜洗了把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其实没醉,就是不想看到,他走到窗边深深的吸了口烟。
     烟雾弥漫,那人不在。
————————————————————————————————————————————————————————————————————————被自己虐到了...想起John结婚的时候了...啊...(。•́︿•̀。)

评论(10)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