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els

只会啊啊啊的渣渣

关于对祁同伟的洗白

对对对!

酸奶酸奶酸奶酸奶酸奶:

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叫《同情祁同伟,你也配?》里面有一段关于“洗白”的话是这样的:

电视剧的25、26集出来之后,很多人说祁同伟就这么洗白了。

我很反感现在对“洗白”这个词的滥用。

每当一个新闻出来,没有人敢再去讲述施暴者的身世与动机。“洗白炸个妈!”“圣母死全家!”“你这种白莲花怎么不替受害人去死呢?”……

公共讨论中,最好还是避免“洗白”“圣母”和“白莲花”之类的词吧。人道主义有着更为丰富的内涵,偏见和仇恨都是邪恶的一部分,不要用邪恶来对抗邪恶。

我非常认可一个观点,来自《冰与火之歌》的史塔克家族:

我们相信判决死刑的人必须亲自动手。如果你要取人性命,至少应该注释他的双眼,聆听他的临终遗言。倘若做不到这一点,那么或许他罪不至死。

非常巧,现实的制度设计也是如此。在庭审过程中,最后一个步骤是被告人陈述。听取被告人的苦衷和对自己的辩白,对一场公正的审判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主观恶性”也是定罪量刑时一个很重要的考量。此外,所有徒刑都由公安机关送交监狱执行刑罚,只有“最高人民法院判处和核准的死刑立即执行的判决,应当由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执行死刑的命令。”

当我们对自己的判决结果足够坚定和自信时,这就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听听施暴人的苦衷怎么了?就洗白了?那你也太没立场了。

洗得白吗?坏事做尽做绝。血债血偿,祁同伟是罪有应得的。但凡罪犯都有身不由己的理由,但是那些由此被伤害的人更无辜、更身不由己。

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理直气壮地对坏人进行审判,同时也可以光明正大地对他表示理解同情。这不矛盾。

许亚军老师说,祁同伟的一生是“悲怆”的。许亚军老师还说,换成是另外一个人承受这样的命运,不一定会做出比祁同伟高尚的选择。


以上。
我是学法律的。很久之前我也是严格法条主义者,法律摆在那里,谁都没有被谅解的余地。
后来我发现不是这样。
天津老太太摆气球摊的案子,严格按照法条来说,判决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大家很生气。
辱母杀人案,严格从法律角度来讲,判得很公正。但是大家接受不了。

这些是为什么?

我的刑诉法老师说:


“他就是一个过了司法考试的懂法的傻13。”(评价天津老太太的判决法官。)




“只会背法条,心里装着黑白分明的道德理论,是不行的。”

“有些判决老百姓一眼就能看出来有问题,法官偏偏逆着来。”

“你和老百姓讲,大陆法系的理论是这样的…欧美国家的情况是那样的…老百姓说‘但是俺们村……’”

“所以一个合格的法官,最重要的不是懂多少法理知识,会背多少法条。而是要学会通情、达理,做一个常人。”

“再高屋建瓴的道德模型,放在现实里都走不了两步。”

侯亮平夫妇是我最讨厌的正面主角了。
因为他在跟季检察长回忆祁同伟那惊天动地的一跪的时候说:“高老师好好的一堂法学课就这么被祁同伟给毁了。”

我非常讨厌他。

再说一遍我们刑诉老师的话,提醒自己。

法官要通情、达理。
要做一个常人。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