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els

只会啊啊啊的渣渣

《烟·情绪断章无情节》【高祁/祁高】写了“酒”又怎么可能不写写“烟”?比烟更让人上瘾的是你抽烟的样子

世人皆欲杀:




高育良学会抽烟是挺早的事,算起来,他的烟龄相当不短。




高育良少时家教很严,虽然家里长辈们是抽烟的,尤其聚在一起谈天说地的时候,不过,他却没有机会接触烟草。直到后来上山下乡,再也没人管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艰苦的劳动环境、长夜漫漫的寡淡无趣、半大少年们彼此间的撺掇起哄,都是让大家迅速学会抽烟的理由,他们甚至是像村里的老乡们那样抽烟锅子的。




烟草传进中国虽然是晚到十六世纪的事,但很快就风靡起来。烟叶又是一种种植范围很广的植物,对水分、土壤条件的要求没那么严格,虽然真正上好的烟草也是娇贵的,但平常人谁会那么苛求呢?当时高育良所在生产队也种植烟叶,秋天收获了,晾晒烤制好,待冬闲无事的时候,大家就学着切烟丝,用来卷香烟或者填烟袋。尽管也会多少区分一下烟叶的部位和质量,但毕竟不是专业做卷烟的,也没什么太多讲究,基本算是自娱自乐。




于高育良而言,那是一段枯燥、艰苦、看不到希望和未来的苦闷日子,寒冷漫长的冬夜里,指间卷烟明灭的火光,多多少少是些许慰藉。烟草中的尼古丁提升了多巴胺的浓度,在中枢神经系统里激起虚幻的愉悦感。只是,和酒精不一样,烟草带来的是一种清醒,而非酒精幻化出的混沌般的忘却。




突然得知恢复高考的消息后,紧张备考的那一个月是高育良抽烟抽得格外凶的一段日子。几乎没有考试范围的大海捞针,让每一分每一秒都如此珍贵,那是高育良绝对不能放过的机会,争分夺秒是每个想要改变命运的人都在不遗余力的,所以,睡眠大幅减少所带来的困倦感,都被高育良用烟草中的尼古丁勉力驱赶着。




当然,那都只是权宜之计,精神高度紧张和亢奋的一个月后,交完卷离开考场,高育良狠狠地睡了差不多三天,除了吃饭基本都在狂睡,有人和他开过玩笑,说“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呢!”




那些日子的努力没有白费,高育良以相当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汉东大学政 | 法系,此后,一路都以令人咋舌的速度攫取着学位、职称——最年轻的法学博士、博士后、副教授、教授、系主任……




高育良是个读书非常刻苦的人,夜深人静一个人点灯熬油地写论文时,往往只有烟陪着他。不知不觉的,时间就过得很快,不知不觉的,烟灰缸里就会积下不少烟蒂……后来他开始带本科生,开始备课、讲课后,他发现抽烟对自己的嗓子有不小的影响,就开始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烟量,除非遇到评职称或者论文瓶颈,他基本都把大半的烟草兑换成了茶叶。




后来,和吴惠芬结婚成家后,虽然对方并不反对他吸烟,可高育良一直都很自觉地尽量不当着她的面抽。准备要芳芳的那段日子,他更是一支烟一滴酒都没沾过,这件事,让他对自己的自制力还是颇为自得的。尽管此后烟和酒重新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但他知道自己不是离不了它们,只是习惯了,也没什么必要刻意去戒掉。高育良基本不会在家里抽烟,即使抽,也会是一个人在书房里关上门、打开窗,直到芳芳去美国读书之后,他这样的严于律己才稍稍有所松懈,偶尔会在家里的客厅抽烟。




祁同伟学会抽烟则是挺晚的事,而且,说起来,和他的老师高育良有直接关系。




祁同伟所在的小村子里根本没有中学,所以他从初中开始就住校。那时候他是老师眼中最刻苦自律的好学生,每天的生活完全是教室和宿舍的两点一线,除了吃饭睡觉,剩下的时间他都用来读书和做题,所以他的成绩始终是年级第一,从初一的第一次期中考试,到高三最后的高考,从无例外!




祁同伟深知他改变自己命运的唯一机会是读书,是高考的那张考卷,所以,他的中学生活单纯得几乎让人难以置信!考入汉东大学政 | 法系后,祁同伟的生活一下子丰富多彩了起来,不过,学习之余,他要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勤工俭学上,所以,倒也没有想着是不是该像其他同学那样心情好或不好的时候都叼支烟,毕竟,那总是平白无故费钱的。而且,他也没有什么失恋导致的颓废,一定要用抽烟来焚烧伤心往事。




一切的改变发生在祁同伟当选校学生会主席的那天。




那天,祁同伟等在老师高育良的办公室,等着和他汇报这个好消息。他记得他等了很久,因为当天高育良参加的校委会会议严重超时。他一直站在窗口看着,看着老师终于出现在视线里,看着他快步往办公室走来。




那天,也是高育良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完全失控的一天。




那天,高育良终于从那场冗长的会议中脱身,连忙往自己的办公室走,甚至脚步里带着他没有意识到的急切。他记得那天的天非常蓝、没有一丝浮云,秋阳晒得人身上暖洋洋的,空气里淡淡地飘来木樨的甜香。推开办公室的门,那个眉目如画的学生就静静地站在窗边,微风带起了薄薄的白窗纱遮掩着他脸上清澈又骄傲的笑容……




鬼使神差的,那天,高育良再没能克制住自己!而从那天之后的将近三十年里,他也都再没克制过自己……




事后,高育良靠在床头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上,而此前,他从不在床上抽烟的。




高育良无意识地吐了个烟圈,然后吹了一口气把它吹散,一旁的祁同伟看得好像有点儿入神。本来窝在自己怀里的学生忽然半撑起自己的身体,仰脸看着自己的老师。




高育良笑着挑了下眉,用目光问他,“怎么了?”




祁同伟也没说话,只是凑上来吻住了他。高育良把怀里的学生搂得更紧,深深地回应着这个吻,唇舌纠缠,残留着欲望的余味。




这个深长的吻终于结束的时候,祁同伟似乎是有意品尝了高育良嘴里的烟草味,一点点焦油的呛、一点点烟碱的苦……祁同伟那双眉角含情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忽然伸手把高育良手里的烟拿了过来,放到自己嘴里深吸了一口……




紧随而来的是一阵突如其来的猛咳!咳到差不多抖肠搜肺,炽胃扇肝的程度。高育良惊讶地看着祁同伟,倒不是因为他突然拿走了自己手里的烟,而是他完全没想到祁同伟竟然不会抽烟……




高育良愣了一下,然后伸手在祁同伟背上轻轻拍着,“我都没想到你不会抽烟,这一口吸太深了也……”




祁同伟的呼吸慢慢平复下来,这一通猛咳确实让他整个五脏六腑都跟着难受。那阵咳嗽的燥痛感终于过去后,祁同伟重新把烟放到嘴里吸了一口,这一次,烟在肺里轻轻过了一下,又被轻巧地吐了出来。




高育良忍不住笑起来,把他拉回自己的怀里,吻着他,品尝着他嘴里的那一点点呛,一点点苦。




关于吃一堑长一智这事儿,这个聪明的学生实在是学得太快了!




后来,这大概变成了某种只属于他们的情 | 趣,高育良会在事后点一支烟,而祁同伟会在他吸了两口之后拿过去……他们谁都不少那支烟,可每到这个时候,他们都只抽同一支。




此后的人生中,有很多人送过他们各式各样的名烟——软中华、熊猫、黄金叶、大重九、和天下什么的。后来,祁同伟差不多把这件事承包了下来,反正高育良是不介意收这个学生的东西的。




祁同伟的烟瘾也挺大,而且,他还喜欢抽雪茄。




高育良偶尔也抽雪茄,但都是一个人的时候,因为雪茄真正的乐趣在于专心致志、有条不紊的吸食,在于对温度、湿度、力度、速度的精妙掌控。一支上好的雪茄,是需要全心全意地对待的,至少应该留出一个小时心无旁骛的闲暇,就像对一个你真正爱的人那样用心。




不过在中国,大部分人抽雪茄都是在追求这种尺寸夸张的烟草所附加的“地位、权势、掌控力”等等额外的东西。所以,很多时候,雪茄所附带的那些繁琐的仪式、精妙的器具、乃至因为烟草特点不同而造成的禁忌,都变成了炫耀的一部分,甚至被上升到了“玄学”的高度,变成了不可碰触的金科玉律……




在高育良眼里,那实在已经背离了享受雪茄的初衷,变得舍本逐末了。另外,上好的雪茄虽然的确是50环径上下的最能体现烟叶的风味和手工卷制的精到,但高育良还是觉得那种尺寸看起来太过招摇、太过自我标榜了……私下里一个人享受倒也无所谓,但他是绝不在人前抽雪茄的。




祁同伟则正好相反,他喜欢在应酬的场合抽雪茄,而且正是尺寸夸张的那种,比如Cohiba Robusto,而这在高育良眼中恰恰属于“暴殄天物”的做法。他还购置了全套昂贵的雪茄用具,从不含汽油的雪茄打火机、雪茄剪、专门放置雪茄的烟灰缸,到专用的雪茄皮套、保湿盒、恒温柜,甚至特意用来架雪茄的威士忌酒杯……他的老师很清楚其实他真正享受的是那套繁复的仪式所附着的“掌控感”,所以,倒也从没说过什么,毕竟,无论是享受雪茄本身,还是享受附加在雪茄之上的其他什么,重要的是,只要享受到就好了,不是么?何必有高下对错之分?高育良在这个问题上没有那么教条。




其他人当然不明就里,到都是对这位省厅厅长的品味赞赏有加,也投其所好地送了不少品质上乘的古巴雪茄来。祁同伟到底有多享受雪茄那混合着甘草、蜂蜜、奶油、豆蔻、皮革和兰花香的丰富味道,高育良也说不准,毕竟,那是极其私人的体验,也是无法分享共情的。但除此之外,高育良不得不承认,祁同伟抽雪茄的姿势非常好看,动作很优雅,轻烟缭绕下的容颜都格外动人,甚至,连那份夸张的招摇都让他觉得恰如其分!




所以,没什么评价标准是放之四海的,很多时候,只取决于要被评价的那个对象是谁罢了。




***




在秦城的服刑人员里,有些烟瘾、酒瘾大的人会有相当一段痛苦的戒断反应,甚至,有极少部分人是有毒 | 瘾的。




不过,高育良并没有这些不适的症状,曾在他生活中占据过一席之地的那些爱好,其实都不是他生活的必需品。有,固然好,没有,也不是不行。




毕竟,他唯一戒不掉的那种瘾,早就随着枪声永远埋葬在孤鹰岭了。




想不想戒、能不能戒、戒不戒得掉,又还有什么不同呢……




Fin




不是扯闲篇,就是忍不住说一句,因为要写这个小短篇,特意去仔细看了一遍“程度投诚”的那段戏,然后发现,程副主任真的是雪茄高手啊!预热和点雪茄的动作都特别到位!本来想把这段儿加到文章中去,可试了试,怎么加都觉得有点儿别扭,毕竟这个系列都是在纯粹YY师生俩,所以最后只能作罢……




但是这段戏里的程度真的超带感啊!那天闲了没别的可写了,干脆好好写写程副主任吧!额呵呵呵呵呵呵

评论

热度(35)

  1. Rebels世人皆欲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