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els

只会啊啊啊的渣渣

【HW】【ML】怼麦雷

_(•̀ω•́ 」∠)_喜欢到爆了!

Jane:

福华幼驯染,含麦雷


文章标题有借鉴


——




       夏天的太阳蒸发了地面的水汽,空气里弥漫着雨水、泥土和植物的味道。他和格雷戈吃完饭,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只是都心照不宣地快步往回走。再也没人提下午还有事这一茬。福尔摩斯家的大宅静悄悄地睡在街道上,他们甚至没忍到房间,在玄关处就直接对彼此毛手毛脚了起来,格雷戈·雷斯垂德望着玄关里挂着的亨利五世喘气,觉得这太可怕了。他,和福尔摩斯家的长子,在玄关干这档子事——这太可怕了。


       格雷戈扯开迈克罗夫特的领结,而迈克罗夫特也回敬以抽掉他的腰带,当迈克罗夫特把手指搭在格雷戈的纽扣上时,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通往一楼客厅的门,咔哒一声被猛地推开——就在他们正抓着对方的衣物,气喘吁吁脸色潮红的时候——只有桌子那么高的夏洛克扛着一把货真价实的海盗刀,对着跟在他后面捧着冰淇淋只到夏洛克肩膀那么高的约翰道:“看,约翰,我就说他们有猫腻!你还不信我!”约翰小小的手握着小小的勺子,几乎一起塞进了冰淇淋碗里,他舔了舔勺子道:“我没有不信你,夏洛克。”他仰起来的蓝色眼睛和毛茸茸的金色头发很容易取得了夏洛克的原谅,黑发的小海盗决定不跟他计较。


       “夏洛克,你为什么在这里?”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格雷戈,迈克罗夫特直接被他弟弟的无耻行径震傻了。


       “哼,那不重要。”他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格雷戈,转而拿起他的海盗刀指向他的哥哥,“迈克罗夫特!你骗了妈咪可骗不了我!”夏洛克挥了挥他的海盗刀,无比地义愤填膺:“而且居然是雷斯垂德!”夏洛克的眼睛要冒火了,格雷戈是他最最最喜欢的陌生人了——居然就这样!被这个胖秃子!给抢走了!


       迈克罗夫特终于回过神来,他挑高了眉毛问:“所以……你,想怎样?”


       “嗨,别这样对他说话。”格雷戈直接打断了他,侧过身的表情比迈克罗夫特还要严肃。


       夏洛克抿紧了嘴唇,有些着恼,他不甘示弱地瞪着迈克罗夫特,迈克罗夫特也盯了回来,直到格雷戈生气地捅了他一下,他才告饶地举起手:“好吧,你想怎样?”


       约翰吃完了最后一口冰淇淋,舔了舔嘴角道:“夏洛克说他要审判你。”他说话还带着可怕的奶声奶气的鼻音,“我们布置了好久的审判室!”


       为了防止发生兄弟阋墙的局面,格雷戈蹲在了约翰面前,同时真的无比感兴趣道:“审判室?”


       “是的。审判室有沙发。”约翰点了点头,夏洛克也纡尊降贵地解释道:“我和约翰会在里面等你们,如果想好怎么解释就来敲门,你们会有十分钟的招供时间。”


       “不然呢?”迈克罗夫特觉得这些荒唐透了,他甚至被个丁点大的小东西给挑衅了,还是两个!


       “不然我就去告诉妈咪,还有雷斯垂德先生,他们会打断你的大鼻子的,迈克罗夫特。还有你——”夏洛克转头看向跟约翰在一旁窃窃私语地讨论冰淇淋好不好吃的格雷戈,“不要再勾引他吃那些东西了,他今天吃得够多了。”夏洛克皱着鼻子把自己的海盗帽扶正了,接着将捧着空碗的约翰抓着领回了客厅,他抓约翰的方式像是一只小豹子叼着另一只,磕磕绊绊地走进去——约翰没忘记贴心地阖上了那扇沉重的木门。


       “嗨他听起来就像你。”格雷戈摸了摸鼻子对着迈克罗夫特笑道。


       “上帝。”迈克罗夫特翻了个白眼,开始满客厅转了起来寻找自己的西洋剑。


       “而且他很关心你。”


       “恕我没法感受到。”


       “你得去参加这个,跟我一起。”


       “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嘀咕道:“知道我宁愿去面对哪一个审判吗?——”


       格雷戈眨了眨眼:“迈克罗夫特。”


       “——末日审判。那个真的还更轻松一点。格雷戈,你不能逼我去配合他。”


       “那是你的弟弟。以及你弟弟的好朋友,最好的朋友。”


       “他们一个七岁!一个五岁!”


       “噢我还以为他们同岁……”格雷戈自顾自地琢磨道:“所以夏洛克不仅逃学,还去幼儿园把约翰给拐走了吗?华生家会不会在找他?”


       这会儿迈克罗夫特已经不知道翻了第几个白眼,道:“今天周三,约翰下午不上学,夏洛克本来是去春游的,他甚至不用脑子就可以编一个理由就可以骗过所有人了。”


       “天呐,他可真聪明。”格雷戈感慨道。


       迈克罗夫特用一种这还用说的神情扯动了一下嘴角。


 


       墙壁的另一边,约翰正坐在地毯的中间捧着另一种口味儿的冰淇淋,他吃完了之前的草莓味,夏洛克给他换了香草味的。如果非要追究,这大概是夏洛克自控力不足的铁证,他从来不能拒绝约翰用那双蓝眼睛而提出的任何索求。而夏洛克,他挥着那把非常沉的刀,一圈又一圈地围着约翰打转,直到把约翰绕晕了。


       他的小脑袋里疯狂地涌动着好几十种审问的方式,但他被最本源的问题打倒了,他问自己,还要说出来问约翰:“我们该给他们定什么罪呢?”


       “罪?”约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捧着碗道:“会被抓起来吗?”


       这像是提醒了夏洛克,他摸着自己的下巴道:“你觉得他们需要被抓起来吗?”


       约翰摇了摇头,“我喜欢格雷戈。”


       夏洛克忽然戒备了起来,“别想了,格雷戈不会喜欢你的。”


       “为什么?”


       “他喜欢迈克罗夫特,你都看到他们干那些事情了。”


       约翰的嘴巴撅了起来,他想了一会儿道:“可是你也很喜欢格雷戈。”


       “谁说的!我才不喜欢他!”


       “你比我还可怜,夏洛克,因为我没有你那么喜欢格雷戈。”


       黑发的小海盗被自己的船员气到了,他指着冰淇淋的碗问约翰还要不要吃了,如果还要就不许说他喜欢格雷戈。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约翰坚定地拒绝了,他甚至把碗塞进了夏洛克的手里,来为自己一句谎话也不说的立场佐证。


       这简直太可恶了,夏洛克生气了,结果约翰比他还生气,他蹲在地上抱住自己的腿坚决不要理睬夏洛克。这让夏洛克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什么办法打败在地上蹲成一朵小蘑菇的约翰。他只好又去给约翰挖了一个小冰淇淋球,很小的那种,他不怕约翰吃太多会抢走他的那份,他更害怕约翰吃坏肚子。反正福尔摩斯家的冰淇淋有很多,而顾客只有约翰和迈克罗夫特两位。


       就在约翰被哄得回心转意继续担任夏洛克的船员时,格雷戈·雷斯垂德拉着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敲响了审判室的大门。他们一前一后分别带着敬畏好奇以及无聊至死的表情踏入了客厅,而夏洛克已经坐在了自己的王位上——一个架在沙发上的矮脚圆木凳,沙发太软,这让王位有些颠簸——约翰坐在他身侧的沙发上。他们俩的面前铺了一块动物的皮革,迈克罗夫特眼角抽了抽,他认得出这是他们父亲书房挂在墙上的那一块,老福尔摩斯先生成年时猎到的鹿,现在被他的小儿子拿来审判他的大儿子。


       夏洛克冲约翰点了点头,约翰尽职尽责地请格雷戈和迈克罗夫特坐下——当然只有格雷戈很听话,他还大力地拽了一下迈克罗夫特的裤腿,要求他也跟他一起坐下来。


       于是犯人和主审官都各就各位了。


       “你想问点什么?”迈克罗夫特即使坐在地上,眼神也十分高高在上。


       夏洛克嫌恶地皱了皱鼻子,“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们是初中同学。”格雷戈态度很积极,“不过高中分开了,他上的学校学费太贵,我家里负担不起。”


       夏洛克挥了挥海盗刀,意思是下一题:“那在一起呢?”


       “前不久。”回答的人是迈克罗夫特,显然他和夏洛克都想起了前不久上演的那次对峙,为首的是福尔摩斯太太,而迈克罗夫特竟然真的让福尔摩斯太太以为他并没有谈恋爱。


       “是你去主动找雷斯垂德的?”


       “我去找他的。”格雷戈抢答道。


       夏洛克很不满意这个答案,但他放过了这个问题,他开始问下一题了,而约翰无聊地玩起了他的裤脚上的纽扣,弄得他有一点痒,“约翰,别动我的裤子。”他侧过头警告道,迈克罗夫特嗤笑了一声,这引来了格雷戈的怒目而视。说真的,迈克罗夫特完全不知道格雷戈对小孩子莫名其妙的喜爱是从哪里来的。


       “你们在一起是认真的吗?要永远在一起吗?”约翰无视了夏洛克,冲着坐在地上的两人道,体贴地让审判继续进行。夏洛克拽了一下约翰的领子,约翰显然越俎代庖了。


       迈克罗夫特被问得愣住了,这份怔愣让他愧疚难安地反应过来,望向格雷戈企图做一些解释。格雷戈在两个小朋友看不见的地方勾了勾他的手指,向约翰道:“很认真。但是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约翰舔舔自己的嘴唇,不好意思地笑了,他喃喃地解释道:“我妈妈总是这么问我姐姐。哈莉只会说操你的和去你的。”说完他咯咯地笑了笑,夏洛克显然也觉得很有趣,他们家人可从来不说脏话,话说回来,无论约翰做了什么,夏洛克都会很着迷。迈克罗夫特则不赞同地皱起了眉毛。


       “脏话可不好……夏洛克,还有很多问题吗?”


       夏洛克连忙点了点头,他问:“为什么你们要在一起?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这个问题可比刚刚那个难多了,格雷戈和迈克罗夫特对视了一眼,关键是,迈克罗夫特完全不想让夏洛克知道答案,于是他高深莫测道:“等你长大了……”


       “现在我就长大了!”


       “显然还不够,我的弟弟。你得有点耐心。”


       格雷戈帮腔道:“是的,等你遇到你喜欢的那个人你就知道了。”


       “约翰就是我喜欢的人。”夏洛克皱着眉头,很不满意这种敷衍。


       “但约翰是你最好的朋友。”


       “雷斯垂德也是你最好的朋友。”


       迈克罗夫特没有继续跟他辩解,因为他知道夏洛克会反驳些什么,于是他做了让夏洛克铭记一生的回答,“那么就去试试吧,等你像我们这么大的时候,你不就知道了?向实践精神致敬,夏洛克。”


       夏洛克哼了一声没有睬他,成人世界总有那么多的不能解释和无法言喻。但显然占了年岁上风的那位福尔摩斯还不肯消停,他接着道:“当然了,我的弟弟,我更愿意相信以你的作风你会成为无可匹及的人。如果你的运气够好,希望到时候你会记得给自己来一场审判,看看那时你能否得偿所愿得到答案。”


       这话连格雷戈都觉得很过火,夏洛克却陷入了沉思,但让谁也没想到的是,真正生气的是坐在一旁的约翰,他把手里的冰淇淋碗直接丢到了迈克罗夫特昂贵的裤子上,漫开的黏腻的奶油淌了他一裤子,他从沙发上跳了下来站在地上,指着迈克罗夫特的鼻子生气道:“不许你欺负夏洛克!”


       格雷戈忙着找纸擦那些污渍,连夏洛克都被约翰的举动吓着了,不知所措地站在约翰边上,迈克罗夫特反而真正地微笑起来,手向后支在地上,询问道:“我怎么欺负他了?”


       “你让他审判……他自己!”约翰找不到精准的说法,生气地握起了拳头。


       “但现在是他在审判我和格雷戈。”


       “得了吧。”格雷戈收拾着一团糟的纸巾,离开房间前还不忘吐糟迈克罗夫特,他总是在跟夏洛克较真,看在上帝的份上,他比夏洛克大了足足有十岁!


       “那是因为你骗了夏洛克,这很过分!”约翰毫不让步,“所以要被惩罚。”


       “噢,华生先生,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迈克罗夫特微笑道:“那么夏洛克逃学就为了这场审判好来破坏我和格雷戈,你觉得哪一个更过分呢?”


       这让正直的小华生先生为难了,老实说,要不是夏洛克拿冰淇淋引诱他,他是不会离开妈妈给他放好饮料和漫画书的房间的。他支支吾吾地看了看脸已经扭到一边去的夏洛克,又看了看迈克罗夫特,蔫头蔫脑地承认道:“夏洛克更过分。”


       “约翰!”夏洛克跺脚怒道。


       所以当格雷戈回到房间时,就看见夏洛克被气得浑身发抖的模样,他不由地在心里发誓,绝对绝对不能让这两个兄弟在他眼皮子底下以外的地方单独相处。而约翰只是继续道:“不过你不可以惩罚夏洛克,我会保护他的,”他踩在地毯上赤裸的小脚掌转了一个方向,扯了扯夏洛克的海盗肩章道:“你不用害怕。我能打过他。”


       格雷戈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约翰不赞同地踢了迈克罗夫特一脚,道:“你可以让格雷戈不要再笑了吗,我要不喜欢他了。”——格雷戈安静了,他觉得约翰的胆子可真大。


       迈克罗夫特也笑了,道:“那你能管好夏洛克吗?”


       “噢好吧,我会试试看的。”约翰可爱地皱了一下鼻子,凑到回心转意的夏洛克面前,夏洛克问他要干嘛,约翰问他能不能再吃一个冰淇淋球,而夏洛克爽快地答应了。


       等他们两个走向厨房时,格雷戈问迈克罗夫特:“你明明知道夏洛克是关心你,为什么还要气他?”


       “他生气我抢走了你……我可是很较真的。”他理着自己的裤子,如此回答道。



       厨房里,夏洛克站在椅子上整个上本身都探进了冰箱,他每次帮约翰挖冰淇淋球都很费劲,而这次他甚至拿出了买好的蛋筒,企图给他忠实的小船员满满地添上两个!约翰踮着脚扒着冰箱的边缘看得目不转睛,哪怕是为了冰淇淋球,约翰发誓他也会保护夏洛克。当夏洛克将这个豪华版本的冰淇淋火炬递给约翰时,约翰开心地拥抱了夏洛克。他跟夏洛克一起坐在厨房的长椅子上,双脚荡在空中一翘又一翘。


       夏洛克安静了一会儿问约翰他刚刚做的是不是真的很过分,约翰拍了拍他的手,对于安慰别人他有一种无师自通的本领。好在夏洛克对此并没有真的往心里去,没一会儿他又去琢磨别的了,他想了想刚刚那场审判,又反思了自己和约翰在其中的表现。而当格雷戈不放心他们两个呆在厨房太久而过来察看时,便刚好听到夏洛克不能再严肃的声音对约翰说道:“关于那个实验,我觉得没有必要等上那么久,所以……要不要来试试?”




——FIN——

评论(2)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