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els

只会啊啊啊的渣渣

声声慢

整理到一起了。最近忙死我了,学校文化艺术节的事太多了我去。

偶然间的灵感,另外喵爷到底喜欢《声声慢》不我也不知道...我这么写纯粹剧情需要...

时间线混乱预警...

                                                  分割线                                                       

1.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苗阜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天,那天他是伴郎。他看着她挽着王声的胳膊,走上那耀眼的舞台。

       那本该是他,苗阜止不住的想。

       苗阜知道自己从来没得到,可是他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可什么也找不到。


2.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苗阜工作总是很忙,忙到忘了吃饭,忘了睡觉,身体也越来越差。

       正值初春,苗阜连轴转了三个昼夜之后,终于昏倒了。坏事吗?当然是坏事。因为苗阜一睁眼,没有看到王声。回了半天神,才想起王声拉着他的媳妇出国旅游去了。他叫来了护士,护士说他这病要留下病根。可这春风入骨,正是不好养病之时。


3.“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风来急。”

       周末,通告都赶完了。苗阜兴冲冲的想叫王声出来玩,可王声却告诉苗阜,今天要陪媳妇去做产检。

       苗阜睡了一天,再醒来已是黄昏,他在家只找到了几罐啤酒。他站在窗前,喝着酒,看窗外被深秋寒风吹下的叶子。


4.“雁也过,正伤心,却是旧相识。”

       初冬已至,天气越来越寒冷。苗阜坐在车上,偶然间抬头,苗阜见一只落了单的的大雁,在天空中煽动翅膀,顶着初冬的寒风向南飞去。他止不住的想到王声。苗阜觉得自己就如同这南飞的大雁,只不过他的南飞,是为了王声。


5.“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声儿,明儿我们去看油菜花吧?”

       “好啊!”

       “明天上午我去接你。”

       “好,那我在家等你。”

       苗阜坐了起来,揉了揉眼,多年前的事,仿佛就在昨天。苗阜看了眼日期,油菜花要败落了吧。可是他的王声没有和他一起去看。


6.“守着窗儿,独自怎生的黑!”

    “起床了王声”

       王声胡乱的应了几声,缓缓睁开眼睛,穿衣起床。

       棍棍告诉王声她要带着没错去姥姥家玩,问王声去不去。王声告诉棍棍他要在家里看球赛。

      棍棍走后,王声倒了杯水走到窗前。他看着窗外的太阳,想到苗阜在外地录节目,今天哪儿有什么球赛啊,他就是想苗阜了。可他不在,王声只能一个人,等着日落。那个陪他看日落出日落的人,不在身边。


7.“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长安城的雨,让这古城洗刷了戾气,露出的只有无限柔情。

       苗阜和王声都不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感情,都徒以为这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苗阜不能说,王声没办法。他们都只是普通人,他们的家人更是普通人,他们不允许,更不能放纵这感情。

       放下?

       放不下。

       说好的同行一生,也只能同行一生,其余的什么也做不了。

       雨又大了些,滴在窗户上,留下水痕,又落在新生的梧桐叶上,聚成水珠。苗阜和王声窝在家里,谁也不敢去主动联系对方。他们的愁,更与何人说?

      

     很少有人知道,苗阜最喜欢的词就是《声声慢》了,之所以是它,不是因为它的内容苗阜很喜欢,而是因为词的题目里,带了他最爱的人的名字。他对王声的感情,也只能发泄到《声声慢》里了。

end
       

评论(7)

热度(20)

  1. Sherlock.HolmesRebels 转载了此文字